浅血志

浅血志

主角控并遵循爱他就让他受的人,总而言之,除了主角总受其他都不吃。
查看介绍

[all邪]门外的景色 01

 這篇文章是接在我在貼吧裡發的“all邪 看守之物”後面的,也就是看守之物的第二部,第一部的鏈接就放在這裡 看守之物。第一部寫的超爛,介意的話請不要看!!!

第一章

“你不是不想知道了么,现在我全部都告诉你,你有没有勇气后退呢?”

“这在你的选择,我们汪家,早就没有选择了。”

“天真,你怎么哭了?”

“爬下去,或者回去。”

“走!天真!得有个善终。”

“别给他抢光了,躺下去!”

“紧张刺激的时刻又要到来了,朋友们,操家伙吧。”

“我还没说呢,我有话要对你们说。超感人的。”

“这样的话我听的太多了。”

“刚才在我人生那么多年里,我心中终于起了一丝放弃的念头。”

“如果不冷静下来,事情会变得更糟,要让事情好起来,我必须冷静下来。”

“人经历的感情多了,越往后能给出的东西越少,为什么,不是成熟了,谨慎了,是感情亏本的太多,破产了。”

“他们三个都看着我,像看一个垂死的人”

“我的运气好像真的要用完了。我的直觉在让我留下遗言。”

“我们都在这里,听雷之后,来找我们。”

“难道,事情还没有结束么?”

“我又回来了。”

“并沒有結束。”

吴邪倏地从躺椅上坐起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睁开眼的一瞬间,眼里尽是无奈与疲惫。

他揉了揉酸疼的太阳穴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只听说过重生和回到过去,没听说过穿越到未来的,甚至连画风都变了。

他缓缓地从躺椅上站了起来,按照记忆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洗手间,静静地观摩着镜子中的那个人。

这个人看起来很年轻,大概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,实际上已经是个要奔四的人了。

身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、刀疤像从未存在过一般消失了,但唯独脖子上那狰狞的疤丝毫没有什么变化,仿佛在嘲笑吴邪一般咧开着嘴。

这个人很白,皮肤也很不错,就像普通大学里的理科系草一般,清秀却又不失帅气。

这,是他大学刚毕业时的模样。

真是讽刺啊,他从过去穿到了未来,身体却变回了什么都还没发生时的样子。

当然他明白,这都是听雷那次事件,命运赠给他的小礼品,也是他的亲人们、兄弟们不惜被自己怀疑、豁出性命为他搏来的。

他还有能什么怨言呢?

二叔瞒着他、欺骗他、暗示他都是为了让他恢复健康。

三叔躲着他,却一直在他的身边关注着他,关键时刻给他提示。

胖子、黑瞎子、闷油瓶、小花瞒着他是也为了不让他瞎操心,或是为了不让他有:宁愿自己死掉也不愿他们受伤的这种想法。

甚至有很多很多无关的人都被牵扯进这个局里,不过只是为了救他,为了救吴邪这个普通的人,便伤痕累累或是丧失性命。

若是他还是天真无邪时的吴邪,也许他会为了夺回他失去的东西继续这场博弈。

但现在,他是拥有了听雷这个事件所有记忆的吴邪。

现在的他,选择放弃。

这场博弈是赢也罢,是输也罢,都已无妨。

他累了,他真的累了,已经没有力气再去与那些人斗智斗勇了。

他怕了,他真的怕了,他怕他再走错,失去的不是权也不是钱,而是身边这些人......

现在的他只想和身边这些人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生。

“嗯?吴邪?你盯着镜子看什么呢?镜子上有什么吗?”

白昊天揉着还未完全睁开的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。

对,这里不是吴山居,而是昊山居。

吴山居,早就,不属于他了。

吴邪的嘴角微微勾起,转身离开了洗手间,留下白昊天一人在他的话中凌乱。

“起来了就好,有饭吃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(下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,更新肯定会很慢的,不要抱太大的期望。当然,欢迎催更)

评论(2)
热度(15)
© 浅血志 | Powered by LOFTER